绝殇:良缘花嫁之绝情花魁

绝殇:良缘花嫁之绝情花魁

麟紫熙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1-01-10 05:01:32

在线阅读

火爆新书《绝殇:良缘花嫁之绝情花魁》是麟紫熙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全黎帆,蓝若慈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相公,你回来啦。”全黎帆有点生气,不是为了高家

《绝殇:良缘花嫁之绝情花魁》免费试读

“相公,你回来啦。”全黎帆有点生气,不是为了高家川说的那些话,而是见到他,蓝若慈的笑容就消失了,对他,似乎还有一丝惧怕。全黎帆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对蓝若慈所作的事情,而蓝若慈说完这句话之后,似乎就没有话跟全黎帆说了,只是悄悄的把书放在桌子上,安静的站在旁边。

全黎帆这才四处望了望,发现这里跟他离开之前变了许多。几乎所有架子上都放满了书,另一个窗边放着一把古筝,精美的花纹,在黄昏中泛着晕眩的光。这个女人还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她自己的地方了吗。“我有些事情要问你,问你做了什么好事。”收回自己四处望的眼光,强硬的盯着蓝若慈疑惑的脸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明白。”支支吾吾,蓝若慈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是说过了么,”全黎帆步步逼近蓝若慈,脸上没有凶狠的表情,只是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,让蓝若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想要退后,双腿却怎么也动不了,只能够任由全黎帆走到她的面前,张着大眼睛,看着全黎帆低视着她。“我说过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女人在我的面前耍花样的,抑或是,你一直都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。”用手捏起蓝若慈的下巴,且不断加大手里的力道。

“我……我真的……不明白……”蓝若慈痛的咬紧自己的下唇,眼里的无辜,顿生的雾气让全黎帆生出怜惜之心,手里的力道却没有丝毫的放松。“我真的不明白相公说的是什么。”蓝若慈的手握上全黎帆的手腕,希望能够将全黎帆的手拉开。

从蓝若慈的手心传来滚烫的温度,让全黎帆一愣,看着蓝若慈的脸。眼泪将要掉落的晶莹,柳眉微蹙,红嫩的嘴唇微微颤抖,眼里有着期待,期待全黎帆能够理解。放轻了手里的力道,却没有放开蓝若慈的下颌,另一只手的指背抚上蓝若慈光滑细嫩的脸,让蓝若慈的手一僵,却没有办法动弹。

指腹顺着脸部精致完美的轮廓往下,来到蓝若慈的唇瓣,全黎帆顿觉喉咙有干涸的感觉,只想要蓝若慈的唇来替他解渴。低垂着眼睑,慢慢的靠近蓝若慈。蓝若慈的手有一丝的颤抖,不让人察觉的,却没有反抗。最终,全黎帆轻轻的印上蓝若慈的唇,轻轻的,如蜻蜓点水般。

“恩……”全黎帆想要从这种暧昧不明的,身体却和理智背道而驰,不断的加深这个让全黎帆意乱情迷的吻。全黎帆轻舔着蓝若慈柔软的嘴唇,顺势滑进去,轻轻一拨,就撬开了蓝若慈带着淡淡花香的贝齿,在蓝若慈的嘴里蠕动,汲取蓝若慈嘴里的甘香,同时也**着蓝若慈的神智。

全黎帆用力的拥紧蓝若慈的身子,此刻的他,竟然有一种想要把蓝若慈揉进自己的体内,让他能够永世的拥有蓝若慈,但是却不会被人看到她的美好,任何人都看不到,这是一种何其强烈的占有欲,就是在朱莲清的身上,也从来没有想过,这个女人,到底有什么值得他有这样的想法。

这个女人,对他全黎帆来说,说不定会是一个危险人物。只是,心里这样的想法,手上的力道却还在不断的加深,蓝若慈吃痛的低吟了一声,全黎帆并没有因此而放开蓝若慈,让蓝若慈紧贴着他。蓝若慈的心有一丝的慌乱,这是自己要做的吗,自己愿意这样的吗,为什么自己的心,那样不稳。

“不好了,少爷。”两人之间,本来一点即发的火花,因为高家川的闯入,瞬间熄灭。全黎帆猛的推开蓝若慈,失去支撑力,手脚酥软的蓝若慈低叫了一声,摔倒在地上,全黎帆想要扶住,伸出手,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做。高家川也因为自己突然的闯入而打扰了两人,顿时脸上涨得通红,背过身。

“什么事情?”全黎帆没有恼怒,相比之下,更加感谢高家川的进来,让他能够稳住自己的心神。只是,看着还倒在地上,转过脸,脸上有难过的无辜,让全黎帆的心像是被雷电劈中,充满了深沉的罪恶感。

“对了,少爷,刚才……恩……”本来想要跟全黎帆说些正经的事情,却看到了地上淡蓝色的身影,秋风拉上落叶,也来凑这个热闹,吸引高家川的注意,飘扬起蓝若慈的纱衣,更是一副美到极致的画面,纱衣和红叶后面那张清秀不施粉黛的脸,却是那样熟悉,蓝若慈也愣住不动。

四目的相对,似有一种不明的情愫在慢慢的诞生,眼前的全黎帆也像是幻影般不复存在,天地之间只有这两人在相互对望,其他的一切都不需要存在。

“你们……认识?”全黎帆的声音在现在如梦境般幻彩的环境中显得突兀,也让两人回过神来了。不知是不是高家川多心了,他感觉全黎帆的语气里,有了一丝的不悦,只是因为他和蓝若慈对视的世界里没有他。

“少爷,这个是……”本来想要趁此说出事情原委的高家川却停顿了,只因在全黎帆背后的蓝若慈对着高家川轻轻的摇了摇头,闪着有绿色的眼睛里有着期待,柳眉凝重的蹙起,是在说这件事情对她很重要。“这个……”不知为何,本不会对全黎帆有其他隐瞒的高家川竟然说不出口了。

“嗯?”高家川的视线并不是在看他,而是他的背后。思及此,全黎帆俊眸往后看去,却对上蓝若慈睁圆了的眼睛,嘴唇因为刚才的亲吻变得浮肿,在微微的颤抖着,眼里有着惊恐,这是阴谋要被揭穿的表情,如此,全黎帆更是不会放过这微小的细节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全黎帆深知高家川的个性,高家川或许会很执着,可以把一些事情隐藏的很深,但却不会说谎。

“让我来告诉你怎么回事!”沉闷的男声传进三人的耳朵里,皆是一愣,全黎帆更是有着和蓝若慈一样的惊恐,糟了,耽误了太多的时间,都没有想到这一层面。全帼英回来了!看向高家川,高家川的眼里有着过意不去这四个字,显然刚才高家川跑进来就是为了要通知他这件事情了。

“来人,给我把少爷压到大厅去!”全帼英走到房门口,挥挥手,对着仆人下命令。身边的徐佳甯皱着眉头,抿着嘴想要说话,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紧张的看着事态的发展。虽然平时少爷对他们这帮下人都挺好的,但是全帼英下的命令,没有人可以违抗,所有仆人都冲上来把全黎帆压住。

高家川也没有动,在这个家里,全帼英就是天,没有人可以违抗。而蓝若慈却因此松了一口。“呀,小姐,你怎么了?”才出去干了一下活,一回来就看到全黎帆被人压着往大厅的方向去,赶紧到房里一看,却见高家川还站在原地,而蓝若慈还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,小翠赶紧把蓝若慈扶了起来。

“小姐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小翠的问题里包含了许多,是指蓝若慈现在的状况,也是指现在全黎帆的样子。

“不要说那么多了,跟我来!”蓝若慈美眸看了高家川一眼,没有沉思的时间,踏着白色的绣花鞋,飘扬起一身的清逸。小翠也奇怪了看了一眼楞站在原地的高家川,跟在了蓝若慈的后面,一起往大厅的方向走去。

“给我跪下!”全帼英坐在大厅的主位上,徐佳甯坐在副主位上,眉头始终皱紧,还是第一次见到全帼英对全黎帆发这么大的脾气。而全帼英的一声大吼,也让下人们没有一丝的迟疑,让全黎帆跪下了。这时,蓝若慈也恰好赶到,对着全帼英点了一下头,站在了徐佳甯的旁边,小翠也乖巧的站在蓝若慈的后面,静静的跟大家看着事态的发展。

“逆子,我不是跟你说过了,如果你敢出去的话,我就家法伺候的!”全帼英沉下眉,眼里的怒火全然不加掩饰,瞪着全黎帆,棕色的袖子和他的手掌一起用力的拍到桌子上,“你是不是都把我的话当成是耳边风了!”全帼英的一掌,让整个全府也为之一震,却没有人敢出声反抗。

“放着好好的妻子在家不要,竟然跑到醉Chun楼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。”如果不是怕派人到醉Chun楼捉全黎帆会变成全镇的笑柄,全帼英也不可能让全黎帆在外面逍遥那么些日子,“难道醉Chun楼的**就真的那么好吗,竟然让你可以流连忘返到了这种地步。”全黎帆的眉头愤怒的一挑。

“爹,莲清她不是***你不要这样子来侮辱她!”一直跪着没有说话的全黎帆,此时却不客气的回驳了全帼英的话,如紫水晶般清净透亮的眼里,闪着星星点点红红的怒火,只因全帼英提及了朱莲清尴尬的身份。

“你看看你看看,”全帼英指着全黎帆,眼神却看向旁边的徐佳甯,“你还让我不要太生气,你看他对那个**都迷恋到了什么地步了,为了她,这个逆子都敢还嘴了。”徐佳甯想要回话,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,别过头。

“爹,我都说了,莲清不是****全黎帆不满的大吼了一声。

“帆儿,你不要再胡闹了,”徐佳甯终是忍不住,吼了全黎帆一声。自小到大,她这个当母亲从来没有对他大声说话,或许是太纵容他了,才会让他任性妄为的。“若慈这样贤淑的媳妇到底有什么不好,为什么还要去醉Chun楼,你忘记了你答应过我们什么了吗?”蓝若慈听到话,低垂着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绝殇:良缘花嫁之绝情花魁

麟紫熙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